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我们能为输血误染做什么

2018-08-09 06:31:09

2014年9月,5岁福建女童毛毛被查出患有艾滋病,疑因4年前在医院手术输血感染,其家庭因此深陷困境。福建卫生主管部门为此成立了调查组,并承诺迟年底给出调查结果,但是在痛苦和煎熬中,2015年1月10日,调查组才公布:毛毛因输注窗口期而感染的可能性极大。但在与毛毛家人面对面沟通时,各涉事单位人员却均默认,确为输血感染

因输血导致感染艾滋病 近年个案不少

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

毛毛曾对妈妈说,我很痛,受不了了,我不想活了。她白天晚上都喊救命,救命,那种痛苦大人都受不了,更何况小孩子。

毛毛刚刚5岁,她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但是她会说,那个献血的车害死人,害她感冒生病。

因输血被传染艾滋病,这样的案例并不少。

案例一:剖腹产母亲 感染一家四口 女儿夭折

得病前我曾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的工作也不错,他非常爱我,但我们的生活全被艾滋病给毁了。张娜(化名)啜泣着说,家里一家四口全都感染了艾滋病,大女儿玲玲已经夭折。她认为祸根就是那次剖腹产手术。

1996年,因女儿被脐带绕脖,医生建议张娜做剖腹产手术。术后,医生认为张娜身体虚弱,并为其输血。张娜说,女儿玲玲从小身体虚弱,经常腹泻、感冒。医生说是先天不足,长大了就会好些。但是后来,张娜和女儿的免疫能力都急剧下降,在一家大医院检查时发现全家4口人都感染了艾滋病。医生告诉张娜不锈钢酒罐
,很可能是在输血时感染上了艾滋病病毒,从而感染了全家。

案例二:血友病青年 雪上加霜 输血保命染上艾滋

小伙子大军(化名)是一名血友病患者,却又被查出患有艾滋病。当医生询问大军是否有过异常性行为、吸毒等经历时,大军感觉特别愤怒:我从16岁就被发现得了血友病,这些年基本靠不断输血来维持生命。而且从得病以后,我的身体就越来越虚弱,别说性行为了,就连谈个恋爱都不可能,吸毒更是没影儿的事。

大军母亲说,因为治血友病专用的凝血因子很难找,她带着大军去过很多医院,现在大军身体里的血液已经不知道被换过多少遍了。虽然她肯定就是在某个医院输了受到污染的血液,从而感染了艾滋病,但病源究竟在哪里,根本无从查找。

案例三:七旬老人输血感染艾滋 医院申请事故鉴定

今年已年过七旬的余红(化名)躺在衡阳南华大学附属医院的病床上,神情落寞。她依然不知道自己已染上艾滋病毒。儿女们只告诉她,她得了一种传染病,需要继续治疗。7月31日,衡阳市疾控中心的检测报告显示,余红的HIV抗体呈阳性。此前,因为患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她多次到南华大学附属医院治疗。今年4月至6月,她曾在该医院输血8次,也正是因此,家属认为老人感染艾滋病毒,肯定是输血出了问题。

目前,南华大学附属医院正找专家进行医疗事故鉴定,衡阳市中心血站愿走司法途径,余红老人的儿子李兵也表示,保留通过司法诉讼的权利。

窗口期血液成致病元凶:患者风险自担

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

输血是现代医学救治病人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有效手段,其在治病救人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事实上,输血是把双刃剑,既能治病救人,又可能产生风险,例如,传播疾病,特别是传播艾滋病、乙肝、丙肝、梅毒等病毒。

根据目前医疗技术水平,输血带来的风险并不能完全避免。这是因为,在血液检测中,存在窗口期根据广州市血液中心汪传喜教授的介绍,献血者如果献血前刚刚感染了艾滋病、梅毒等,病毒的抗体需要一段时期才能显示出来。这段时期就叫做病毒的窗口期。即使血库的血样在入库之前经过了严格的检查流程,但仍有很小几率采集到窗口期的血,如果这样的血不幸输给了患者,那就有感染传染病的可能。因此,无过错输血的医院无须承担,但医院在输血前必须将这种风险告知家属,由家属决定是否输血和承担这种风险。

但是,类似医疗纠纷出现,法院在判决时往往会陷入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是无法攻克的医学难题,一方面是无辜感染的患者。距了解,因为输血感染丙肝病毒冷冻离心机
,患者将医院和血液采集机构告上法庭的案件每年都会发生。2012年有媒体报道,15名白血病患者在南京住院治疗期间,因输血先后感染上丙肝病毒。南京鼓楼区法院在调查中发现医院和血站都无过错,法院终只能从人道主义出发,协调该医院和血液中心根据各个患者的实际情况,给予了适当的无过错经济补偿。

输血被感染申诉难 有效追溯存疑

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

在医疗用血的采集、加工上,我国确实有一段时间的粗放式,为满足临床用血的需要,曾一度引发有偿卖血的风潮,导致采血与输血的交叉感染。的莫过于一些艾滋病村,例如河南上蔡县1995年之前有1310人常年卖血,使得艾滋病在整个村的人群里相互传播与蔓延。

这些血的代价,也促进了立法与管理的完善:1996年12月31日,国务院《血液制品管理条例》出台,对保证血液安全从机构、、程序等方面作出具体的规定。1998年10月1日《献血法》生效,建立了无偿献血制度,在落实过程逐步建立起了医疗用血从采集、加工、库存和使用封闭的渠道,献血者严格的献前检测和血液加工前的再检测,已经能够限度地保证用血安全。

但是,徒法不足以自行。在输血风险发生后,总要经过卫生部门的调查核实。就以福建女孩儿毛毛为例,在各方舆论的强烈关注下,福建省卫计委主导成立了调查组,并向毛毛妈妈承诺,迟2014年底出调查结果。可直到2015年1月10日,福建官方才给出通告。

更让人心塞的是,2015年上班天,毛毛妈妈再次找上门,得到的答复是调查复杂,还需论证,在被质疑办事效率低后,负责协调调查的卫计委人士却满是委屈地说:那你来做我的工作吧。也许有人认为,官员也是人,也会有说错话的时候。但作为具有专业知识的官员,对于自己的职责不作为、慢作为已经是错,如此罔顾人情更让人质疑官员有权任性。

另外,调查组也证实,艾滋病血还输给了其他患者,但正在追踪调查。如果输血管理真的像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处长说的那样:血液中心采集、检测、制备过程规范,各项记录完整且可以实现有效追溯。那么,艾滋病血输给谁,是应该可以实现有效追溯的,怎能总以正在追踪调查搪塞?

医疗科学后的人文关怀:更应完善救助机制

艾滋病国际符号红丝带

近年来,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在十一五和十二五期间取得丰硕成果。新型核酸检测技术能够同时检测艾滋病、乙型肝炎、丙型肝炎3种病原体,并且由于其直接检测病毒成分,不需要等待人体免疫系统产生抗体的过程,因此大大缩短了窗口期。尤其是艾滋病窗口期从原方法的22天缩短到现在的11天,使输血病人因使用窗口期血液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风险减少50%。

但个案的发生,让人不能仅仅寄希望于医疗科学的发展,在现有情况下,我们还希望通过更多的方法来降低风险。

一些卫生学者建议,对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患者采用无过错赔偿机制,即:不强调追究医疗机构的,假定没有过错方,只要确定输血与感染病毒的相关性比较大,就可获得相应补偿。对于既往的损害,或者一旦损害发生,只要患者由于受血或者使用血液制品而受到损害,并能够证明自身感染艾滋病病毒与受血或者使用血液制品的行为有着直接因果或显著相关关系,就可以通过这种社会补偿机制获得补偿。对于未来可能发生的经医疗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情况,专家建议引入商业保险机制,建立类似交强险的输血保险,合理分摊输血风险。

另外,近些年,艾滋病已由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扩散,青少年感染者的感染数量在逐年上升,男男性行为人群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比例不断升高,如果其中有人献血,将使窗口期血液感染疾病的风险大增。安全血液来源于出于利他主义为动机洒水车水泵
,且具有健康生活方式的献血者。相关人士表示,请献血者不要为了检测而献血,更希望有高危性行为者主动放弃献血,这既是对病人负责,对社会负责,更是对自己的良心和道德负责。

根据科学技术发展的现状,在风险面前,医生和患者确实有许多无奈,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更严格的献血制度、更透明的追溯机制和更贴心的行政服务请做到承诺过的,请完善输血误染救助机制,毕竟,面对个案,每一个生命都那么珍贵、每一次伤害不可逆转。

(:water)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