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等一个人的单身

2018-09-15 23:26:46

欣雨说她要结婚了,问我回不回去,我考虑了一下,想想还是算了吧!

那一夜,彻夜未眠,本来以为这些年该将她忘的干干净净了,谁知道这时候又突然跳出来这么一出,女人,你永远是爱你的人的致命伤。

我没敢跟欣雨说,第二天跟公司请了假就赶着机票回家了。

从机场转车站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我回来到底能做什么,可直到看到自己的家门的时候,我也没能想明白。

“爷,我回来了!”还没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就看到一个人辗转的从一个石墩上站了起来,激动的已经说不出话来,我走上前笑着跟爷爷打了声招呼。

“哦,是小东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爷爷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得有点口不择言,不过我还是笑笑:“昨天,爷爷,你身体还好吧!”

“嗯,挺好的,回来你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让你奶准备准备啊!”爷爷激动的神情终于是平静了下来,但我还是强烈的感受到了那份来自亲情的浓热。

“没事,爷,我就回来办点事过两天就走了,所以就没跟你说。”我将跨在肩上将要滑落的背包重新跨好,爷爷看在眼里,急忙站起来要帮我拿着包,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看着爷爷这么热情也只好将背包摘掉。

我回来的时间刚好是下午两点多,这时候大家应该都是刚吃完饭,出来散散步,不大一会身边就围满了人,看着总有那么一丝熟悉的味道,可是内心却是产生了一种难以说清的隔阂,大家谈谈笑笑,我也拿出了自己的香烟四处散散然后就回去了。

到爷爷家的时候,又看到了升起的炊烟,心里暖暖的,走进厨房的时候,看到满脸皱纹的奶奶在烧柴煮饭,我满脸笑容的走上前:“奶奶,我回来了!”

奶奶转过头看我的那一刻,原本满是皱纹的双脸洋溢出的那种快乐是我无法形容的。

“东啊!还没吃吧!你回来的仓促,也不提前说一声奶奶就随便做了一点,你先垫垫肚子。”

“奶,没事,我不……”话到嘴边,我又止住了,总觉得被幸福充满了,这些年一个人惯了,被别人关心总有点不习惯。

晚上,我接过爷爷找出来的钥匙就回家了,空荡荡的房间,曾几何时妈妈为我准备的新房因为我的任性就此搁浅多年,在她眼里我是她看不懂的任性,而在我的世界却是我放不下一个人的无奈。

“欣雨,我回来了,我想看看你结婚时的样子。”

“哦,那好啊!你在哪,我和陈辉去看看你吧!”

“不用了吧!你直接告诉我你什么时候结婚不就行了!用的着那么大动干戈吗?”

“那也行,我们下礼拜三结婚,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哦!”

“好,我一定会去的!”

我只以为欣雨结婚只有我自己回来了,直到礼拜二那天,越来越多的人让我不由的佩服起欣雨的人缘有多好了,所以欣雨和他男朋友临时决定在礼拜二这天大家一起去KTV唱歌。

老朋友见面废话特别多,我也和那些年曾经一起吹捧的老同学一起胡侃,整个包间大概有十几个人,我认识的也有五六个,大多是那时候跟欣雨同班时候的同学,还有后来跟欣雨在一起认识的朋友。

“嗨,都在啊!对不起我来晚了!”一个女子推门而入,挎着肩包,看着给人一种很文静的感觉。

大家看到这女孩后,无不唏嘘一声,转头看向我,我只能尴尬的一笑,低头喝了一口酒。

女孩可能对屋内阴暗的光线还有点不太适应,一时间看不到东北,只能站在那里,这时候欣雨站了起来:“彤彤,这里,做我这边!”

她是一个叫彤彤的女孩,其实我应该比任何一个人都熟悉她,只是这时候我只能选择淡定。

我是淡定了,可身边知道我们之间的事的哥们就不淡定了,李飞把刚闷完的酒瓶放下,起身来到欣雨身边的位置:“别啊!我还待恭祝新贵人呢?彤彤,你还是坐我那吧!”说完对着彤彤使了一个眼色,又是一阵唏嘘声,彤彤害羞的看了看我。

我淡然的奴了奴头,转眼看向一边,她也顺势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几个歌喉好的唱完了几首歌后,一哥们觉得没意思了,非要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一语时破千里浪啊!顿时一群单身的哥们定了起来,无奈大家找了一副扑克牌围着一个桌子坐了起来。

一人一张发完后,大家一致同意牌最大的惩罚牌最小的,我拿起了手里的牌也忍不住好奇的瞄了一眼欣雨那边,欣雨看到牌后浅浅的笑了一声,不太明显,看样子牌应该不错。

我打开我的牌的时候是一张红桃10,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一张牌,这局应该没我什么事。

果然摊牌的时候,最大的是欣雨,她是一张方块K,最小的竟然是我当年坐我前面的那一哥们,出了名的害羞。

“耶,我赢了,好吧!你选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欣雨有点得意。

那哥们竟然比较淡定,看来时间总会让一个人改变点什么:“真心话吧!你问我答!”

“好,那我就问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好了!你有女朋友吗?”欣雨的表情让我想起了那时候她这么跟我说话时候的淘气。

“看你这话说的,搞的像是跟我告白似的,你说你明天就要结婚了,这话不是成心让陈哥吃醋吗?”那哥们猥琐的笑,让我有上去踹他一脚的冲动,还是忍了。

欣雨害羞的看了陈辉一眼,知道自己被耍了后,嗔怒的看了看那哥们:“去你的,问你就赶紧回答,不然我可就让你大冒险去街上喊我是猪了啊!”

“得得得!我说还不成,这丫的小孩都快上小学了,你还问我有女朋友没有,你看我这一脸奶爸的摸样竟然还能问出这么低级的问题,鄙视你啊!”

欣雨谈了口气,开始了下一轮的发牌。

这次欣雨比较淡定,我的是一张黑桃3,我去,有点危险啊!

开牌的时候,最大的是老A,最小的是红桃6,还剩下我,彤彤,陈辉。

我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喝了口酒,陈辉将他的4亮了出来,我叹了口气,也明了牌,这时候就只剩下彤彤自己了,我看了一眼,她还比较淡定,看来这次输的肯定是我了。

“赶紧亮牌啊!我还等着让冬冬刷厕所呢?那哥们猥琐的笑声让我鄙视一番。

“方块3!”

我去!

“这,这应该是问两个的节奏吧!”那哥们得意的笑让我看的真的好猥琐。

“得了吧!还惩罚俩,一个就够你的了!我先开的牌,惩罚我吧!说吧!问什么?”

“那不行,这是规矩,你要是想问,下局也来老A,必须要问俩?”

“对,必须问俩,东哥你可不能护犊子啊!”

我叹了口气,跟这帮油嘴滑舌的人拼理儿,我还真拼不过:“得,随你怎么问,我选真心话!”想起哥们刚才说的让我扫马桶我就一阵后怕。

“我选大冒险”彤彤放下手中的扑克牌淡定的说,我没想到她竟然会选择大冒险。

“这好啊!齐了,东哥你说你最爱的谁,然后彤彤你跟东哥抱一下安慰安慰他!”那哥们点了点了一支烟。

我瞬间变了脸色,觉得今天都是好心情,想想还是算了,都这一步了,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给支烟!哥们!”

接过扔过来的烟,我生疏的点上,深吸一口,然后呛住咳了两声:“麻痹,什么烟,服务员给我来两粒益达!”

“你别转移话题啊!我问你话呢?”把哥们抱怨。

“行啊!欣雨,成了吧!”

总感觉空气在我这一答间稍微凝固了那么一下。

“东哥你可真牛逼,别人老婆都敢喜欢,霸气侧漏啊!”那哥们笑着朝我挥挥手。

“我你,你管的着吗?”我对着他挥了挥酒瓶,突然感到一阵柔软出现在怀中,我也停止了动作,原本嚣杂的房间内也在一瞬间凝固了下来。

“我喜欢你,冬冬!”彤彤的声音在我耳边萦绕。

“亲一个,亲一个!”大家开始起哄。

我想扭头看一下欣雨这时候的表情,可是欣雨在我后面,真的很难以想象,我推开了彤彤,平静了一下,朝大家笑笑:“也是,我长这么帅是个女的都会爱,见怪不怪了!”

嘘……

下一轮,我类个擦,我就不信了还有人比我的老K大,哈哈!终于轮到我了

结果亮出牌的时候又是彤彤最小,原本嚣张的气焰一瞬间平息了不少:“替我把这杯酒喝了吧!”

下一轮,没我什么事,彤彤问欣雨我就比较好奇了,想想她会问什么?

“你幸福吗?”彤彤文静的坐在那,若无其事的问出了这句让我们所有人都觉得无聊的话题。

可是我却不无聊,欣雨在听到彤彤问这句话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那一眼意味着什么,但一定跟我有某种关系。

点烟器插座
自动磨齿机等图片
盛世嘉园60-90㎡户型图-黄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