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华西村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学去吧

2018-11-10 06:34:17

  华西村: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学去吧

  进入[华西村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住几百平米的洋楼,开几十万元的小轿车,银行有上百万的存款,然而他们都是农民,他们所在的村庄——华西村被外界称为“天下村”。

  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在长达48年的时间里,让华西村从1960年开始成为“全国典型”,1980年成为个亿元村。改革开放后的华西村经济实力从100万元发展到2005年的300亿元,增长了3万倍。华西村可谓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缩影。

  虽然吴仁宝早以卸任,但是,华西村的发展脚步并没有停止,直到现在,华西村仍然走着大胆开拓的道路。

  10月20日,华西村(000936)董秘卞武彪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道:“华西村仍然在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前进的脚步也不会受外界因素的影响而停止。”

  华西村的历史——“奠基”

  四十多年之前,华西村寂寂无名,跟江南大多数村庄一样,河浜纵横,土地高低不平。不仅粮食生产没有保障,一遇自然灾害不是背井离乡就是家破人亡。1961年,经历了饥饿的三年困难时期之后,吴仁宝带领华西的社员们开始改土造田。这个时候,山西昔阳县的大寨大队横空出世。

  陈永贵带领大寨社员们三战狼窝掌,将七沟八梁一面坡改造成稳产高产的海绵田。发生在太行山脚下的奇迹启发了远在江南的吴仁宝,他结合华西的实际情况提出了一个以十五年为期建设社会主义新华西的长远规划。吴仁宝的“十五规划”重点是兴修灌溉渠道,建设高产稳产的“吨粮田”,将全大队分散的十二自然村合并成一个华西村。

  据CCTV站消息,1972年,提出“十五规划”之后的八年,华西大队的粮食达到亩产2100斤,终于实现了“吨粮田”的目标。吴仁宝和华西大队都成为当时苏州地区和江苏省的农业生产先进典型。但是,要想进一步提高粮食产量,就必须购买机械设备,修建和完善水利、水电设施,这些资金却没有着落。另一方山东济南定制制服
面,从1961年到1968年,全村劳动力增加142人,而土地仅仅增加了6亩。这时候,吴仁宝敏锐地发觉人均土地面积在大幅下降,如果这样下去,华西大队势必成为又一个“高产穷队”。

  为了避免华西成为“高产穷队”,吴仁宝准备建一个小五金厂,由于当时那个特殊的年代,小五金厂的地址选在杂草丛生、树木茂密的水塘边上。一个地下作坊似的小五金厂就这样奇迹般地生存了下来,十年的时间里,它实现了近300万元的产值,利润率高达30%至40%。小五金厂让吴仁宝尝到了办工业的甜头,坚定了他“无工不富”的发展思路,为以后华西的工业化道路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在吴仁宝被调到江阴县任县委副书记、书记之后时间不长,他继续回到华西村担任村支部书记,可他看问题的角度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却有了很大的不同,可以说,这一起一落让村官吴仁宝成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带头人。

  1978年,安徽凤阳遭遇百年不遇的旱灾,小岗生产队的18个农民秘密地签订了这份包干到户的契约。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名为家庭联产承包制的大包干开始在全国农村推行。

  包产到户将绝大部分农民从僵化、低效的公社体制中解放出来。问题是,经历了合作化和公社化的农民产生了一种困惑,“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的说法在当时的乡村四处流传,仍然坚持集体经济的华西村也不例外。

  与此同时,大批人民公社时期遗留下来的“五小工业”在改革开放的政策支持下开始迅速扩张。在江南农村,被称为“苏南模式”的乡镇企业已经初具规模。这时,吴仁宝来到北方,走访了的刘庄和大邱庄,它们在工业上取得的成就大大刺激了吴仁宝。

  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华西村进入了一个飞速发展的阶段,急剧扩大的生产规模和经济增长的速度令所有的人都瞠目结舌。城乡差别、工农差别、甚至贫富差别这些阻碍中国社会发展的重大难题在这里居然被消弭于无形之中;华西村村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不仅在中国农村来说算得上是首屈一指,即使许多城市也难望其项背。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华西村用投资建厂等方式对许多周边村进行“帮扶、帮带”,希望通过这样一种方式与邻村一起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但是,这种输血式的帮助往往是徒劳无功。总结多年的得失,吴仁宝创造性地发明了一种独特的合作模式,叫做“一分五统”。

  实践证明,“一分五统”是一种双赢的合作模式。于是,一幅大华西的蓝图在吴仁宝的眼前展开。经过多年的磨合,华西村与周边16个村庄组成了一个占地面积三十平方公里,人口超过三万的大华西。按照吴仁宝的规划,大华西“山北是粮仓,山南是钱庄,中间是天堂”,华西村真正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天下村”辽源定做西装

  华西村到底有多富?

  华西村不大,原来只有0.96平方公里,但是这里却有很多全国之,甚至世界之,比如20世纪90年代,他们就建了全国的金塔,还有比颐和园更长的长廊,全长一万米,可谓世界。此外,还有专门为华西村村民修建的农民公园,在这里你还会经常看到很多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他们到这里不是来看古迹,就是想亲眼看看中国还有这样的农村,这样的农民。

  华西村的“富贵”不仅仅限于外观,更是实实在在的体现在了华西村村民的身上。对于初次来到华西村的人来说,很难把这里和村庄这个词联系起来,因为这里根本看不到农田,围绕在村边的是这样一排排的厂房和铁架,这里更看不到低矮的村屋,眼前这些气派的别墅就是这个村庄里普通村民们的家。此外,华西村也看不到农用马车,轿车是这里极为普通的代步工具,这里的村民户户有轿车,很多村民还开的是“奔驰”。

  提到华西村村民的幸福生活,可以概括几个“不”字,比如村民吃饭不花钱,这里的村民基本生活实行按需分配,村民们日常消费的油盐柴米等基本生活物资,全部都由村里免费提供。村民就业不用发愁,华西村现在有四千多户15000多人,而村里现在的企业可以提供三万多人的就业机会,因此,只要愿意工作,村里保证让人人都有上岗的机会。养老不用操心,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都可以领到四百到一千元的养老补贴。早在20世纪90年代末,华西村村民就已经过上了人均年收入6000美元的“小康生活”。

  我国的“三农专家”温铁军在调研后评价华西村:“在去华西村调研时我发现,华西是把自己本村内的资源全部开发为资本,并形成了一个产业的全部生产环节,也就是说,把一个产业的集群放在了一个村里。”温铁军说,华西村是把自己的劳动力、土地、有限的资金变成了产业资本,然后使一个产业的全部生产链条集中到一个村内,进而完成资源资本化的原始积累,这就是华西村家家盖别墅户户买汽车的秘密。

  温铁军把一个产业链放在一个村里发展的方式,起了一个名词叫社区化的产业集团。

  华西村仍“捧”纺织为主业

  要说华西村目前已是中国富裕的农村也不为过,从初单一发展农业,华西村现在形成了农业、工业、商业、建筑业与旅游业的产业格局,集团共有八家上市公司,58家企业,涉及钢铁、纺织、旅游等行业。

  为发展,华西村也成立了江苏华西村股份有限公司,以江苏华西集团公司为主发起人设立了上市公司。1999年7月13日,经中国证监会“证监发行字(1999)81号文批准,公司3500万A股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主要经营范围为:纺织品、化工原料、化学纤维品、国内贸易、热电站。

  目前,上市公司拥有精毛纺厂、热电厂、特种化纤厂、特种聚酯分厂和二家中外合资企业,现有职工2000多人,工程技术人员400多人。已形成年产精毛纺面料500万米、45万吨化纤、年发电2亿度、年供汽能力70万吨的生产加工能力及总容量达8.3万立方米的化工产品仓储业务。

  2008年半年报显示,华西村共实现营业收入16.6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2.97%;营业利润5,719.66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8.75%;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306.80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6.3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980.66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70.39%。

  虽然我国纺织业面临过冬的考验,但华西村并没有因此乱了步伐。中山工装定制
p>

  董秘卞武彪表示:“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还是以纺织为主,虽然现在整体环境不好,但我们还是要稳扎稳打。”

  资料显示,华西村的化纤业务由于对原材料价格的有效控制,聚酯产品的毛利率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16个百分点,化纤产品共实现利润总额6,477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4.27%。不仅如此,其控股子公司江阴华西化工码头有限公司生产任务充足,实现利润总额2,676.44万元,成为公司稳定的另一个利润增长来源。

  新的口号,新的路

  2003年7月5日,做了48年的村党支部书记吴仁宝卸任村党支部书记之后,村里专门成立了一个总办公室,吴仁宝出任总办主任,成为村里的副手。他的四儿子吴协恩子承父业,成为华西村的领头人。

  没有了吴仁宝做掌舵人的华西村,它的未来发展前景还会像现在这么好吗?

  吴仁宝对此并不担心,他很坦然地说:“会很好,为什么好?我们传给他们一个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传给他们一个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传给他们一个要为老百姓着想,不能忘了老百姓。老百姓想到的你要先想到,老百姓要办的事情,你先帮他办,不要喊着上门来办。我们新书记上去,他们都在走家访户,这样来了解,所以我的看法,这个未来肯定比现在好。”

  一年多的努力之后,华西村的发展指标成为吴协恩给华西村更是给父亲交上的份试卷。吴协恩当书记的年时间里,华西村的产值翻了一番,220亿的年产值是他的父亲吴仁宝48年创造产值的总和。

  但是,外界仍有不少人议论,那是因为老书记打下了厚的家底。

  吴协恩也并不否认这一观点,还特别强调老一辈的作用:“因为华西的发展不是说去年我上任以后,今年发展这么快、这么好,关键还是老一辈几十年的奋斗,几十年的勤奋打下来一个坚实的基础。不过我是上去以后,无非是都稍微完善了一下。我们兄弟四个加起来都没法跟老书记比,另一点来说,老书记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在培养的是团队,所以我在家里跟爸爸开玩笑,我说我这个书记,起码我现在还是这个感觉,谁来当这个书记都能做得好。”

  吴协恩与其父吴仁宝在位时的做法仍有不同之处,特别是在刚上任的那一年中,他也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比较看得见的,就是说整个制度建设的进一步完善,比如说财务,今年我全定制工作服
部集中了,我们集团公司的财务全部集中到一起了,实际上今后会朝一个真正的现代企业方向去走,这一个变化应该说可能明后年还会更大。另一个,华西现在的情况跟以前完全不同了,现在到华西来工作的人比华西人要多出多少,95%以上是全国各地,甚至是国外人,这个情况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面对发展中的华西村,吴协恩提出了一个新的口号:“今后只要到华西来的人都是华西人,只要为华西工作的人都是华西人,但是今后我的想法就是说,华西不仅仅是华西人,华西是属于社会的。如果今后我们华西人能转变到这一点上,华西会发展得更快。”

  华西村只能“看”不能“搬”

  正如吴仁宝语录中提到的:个人富了不算富,集体富了才算富;一村富了不算富,全国富了才算富。

  中国有那么多的农民,关于他们的收入增加问题,农民的增收问题,让众多领导干部感到压力。而富裕的华西村让他们看到了曙光,也因此中国各地的参观团来到这里,当中不乏中国基层的村干部,表示要“学习华西村“、“借鉴华西村的经验”。

  虽然说是要学习与借鉴,但这并不意味着要照搬。

  研究中国“三农”问题的江苏省委党校教授冯治认为华西村只可看不可学,他说:“华西村的成功模式,首要条件是有权威的领导人,能达到一呼百应的效果,同样的模式,放到别的地方不可能具备这样的条件。”

  他也指出,中国各地农村的实际情况都不尽相同,即使来到华西村,也只能学习其创新思维,“任何发展模式都不可以复制,复制别人注定会失败。”

  吴仁宝也同样赞成这一观点,他给出的宝贵的一条书经就是“实事求是走自己的路”。

  吴仁宝很诚恳地谈到何谓走自己的路:“一定要了解村情、民情、自己,这样来确定当时的千差万别,中国大了,你一定要走自己的路。什么路?什么路都有,你怎么去走?有的地方田多,没有条件办厂的,那么你就走自己的路,把农业产业化,也不一定种粮食。要富起来,一定要从实事求是出发,不能哪里的经济好就学哪里的。”

  吴仁宝总结自己的经验也就一句话,“按照实际情况来办,其他没什么说法,靠扶贫也不行,还是要靠自力更生,走自己的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